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mengchang818 的博客

马孟昌的养生气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毕业,专业从事中医、针灸、养生气功,业余写作。今年55岁。自幼跟随伯祖父马礼堂大师学医练功,为他老人家遗嘱指定之正宗传人,后又多次进修于中医高等学府,受教于多位中医界专家学者。多年来,潜心于祖国传统养生文化和中医针灸之研习,辛勤耕耘,略有所获,著有《气功养生五千年》、《养气功学习辅导》、《马孟昌养生诗选》等著作,《针灸探奥》一书即将出版,先后发表论文50余篇。, 采用养气功锻炼配合针灸治疗、经络调理之三合一“特医疗法”,在治疗各种慢性病、疑难病症、亚健康体质等,效果显著。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12月28日  

2013-10-14 19:40:26|  分类: 马孟昌老师的部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礼堂大师在“十年浩劫”q间

 

         马礼堂大师以其无量功德、高超功力而为一代宗师。

        1966年夏,马礼堂大师蒙冤由北京迁返回到故乡—河北河间市马户生村。因大师与我的祖父马鸿瑞先生是堂兄弟,又长我祖父两岁,所以我当称呼大师伯祖父。当时我年仅7岁,正值孩童之年,大师见我年幼好学,又是本家子弟,便收我为“徒”。从此,我便师侍于伯祖父马礼堂大师左右,跟随他老人家学医练功,直到1978年,我考入大学,才离开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也于1979年落实政策回到北京。我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不久,又去北京,重新回到他老人家身边,继续追随大师潜心学习,传功治病,造福人民,直到他老人家患病住院期间,我一直日夜守护在其身旁。在我与大师朝夕相处的岁月中,不仅继承了他老人家的中医针灸和养气功事业,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老人家的高尚品德,师表言行,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受益颇深,终身难忘。今天,适逢马礼堂大师诞辰九十周年,更引起我对于他老人家的无限的思念,遂将亲临目睹马礼堂大师在“十年浩劫”期间的事迹记述之,以表示对他老人家的深切怀念。

                         蒙冤忍辱       济世活人

        1966年夏,马礼堂大师回到家乡后,看到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和缺医少药的现象,许多乡亲患病后得不到治疗,他便义务为乡亲们治病。当时,这对于贫苦的乡亲们来说,真是来了个大救星,是活菩萨降临。马礼堂大师医技绝伦,尤擅长于针灸疗法,在中医界有“马八针”之誉,许多沉疴痼疾,经其诊治,无不收回春之效,医名大震。所以,前来求医治病者络绎不绝,多不胜数,方圆上百里的患者都慕名前来就医。马礼堂大师每天从早到晚,应接不暇,有时一天需要诊治百余位患者,忙得他老人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但是大师对此从不叫苦叫累,每治愈一位病人,他老人家的脸上便会露出喜悦的笑容。

      谁知好景不长,“文革”风暴卷及农村,我们村上来了工作队,他们把马礼堂大师污蔑为“牛鬼蛇神”,并进行“审查”、批斗,不准大师为乡亲们医病。马礼堂大师气养浩然,胸怀坦荡,对此毫不畏惧,他白天忍受着“接受改造”、挨批挨斗之辱,晚上便继续为乡亲们医病。他眼熬红了,人累瘦了,乡亲们看到他老人家蒙冤忍辱,日夜辛劳,形体日渐消瘦,无不为之垂泪,而大师却坦荡地说:“孔子云:‘天生德于予,桓腿其如予何?’。”记的有一天晚上,一位乡亲患了急中风症,马礼堂大师以其高超的医术,为患者治疗,一针见效,行针半小时,患者痊愈,而大师始终守护在病人身旁,表现出了他老人家对患者极端的热情和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直到天亮后,大师便又被工作队传去继续“审查”了。马礼堂大师就是这样不知疲倦地忍辱行医,济世活人。

                       忠孝为本      光辉典范

       马礼堂大师一生习武尚儒,精于儒学之研究,尤为崇尚儒家“忠孝”之主张。

       马礼堂大师青年时期即负报国大志,匡扶正义,不忍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毅然投笔从戎,跻身行伍,献满腔热血于抗日救亡运动,誓雪国耻。其爱国之志,正义之感,令人敬佩。“十年浩劫”期间回乡后,我亦经常听到他老人家吟歌岳武穆之“满江红”,以抒其志。

       “十年浩劫”期间,马礼堂大师夫妇携老母一家三口回到家乡,当时其老母已是八十多岁高龄,而马礼堂大师夫妇亦皆寿逾六旬,但大师夫妇对老母仍然必恭必敬,从老人的衣食住行,精心奉亲,从没有半点疏忽。在当时那生活艰苦的岁月里,虽然一家三口都已步入老年,但大师夫妇总是把好一点的饭菜给老母吃。每天睡觉以前,大师夫妇先给老母铺好被褥,再为老母做做按摩,安顿老母休息后,大师夫妇才去休息。马礼堂大师不仅在日常生活方面对老母精心照顾,对老母的精神生活,亦时时承顺母愿,尽量做到使老人精神愉快。为了使老母高兴,大师还有时故做孺子之态,向老母“撒娇、玩笑”,以取得老母的欢欣。大师白天下地参加劳动,每次回家,一进大门,总要先喊一声:“娘,我回来了。”当老母看到儿子平安回家,脸上便露出安详的笑容。记得有一年冬天,老人患感冒,发烧,为了侍侯老母,使其早日康复,大师便向工作队三次请示,祈求,才获准在老母生病期间可以不去参加“劳动改造”。这样,大师每天从早到晚始终守护在老母身旁,为老母煎汤熬药,做按摩和气功疗法,给老母喂饭,端大、小便。老母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想起自己的儿子自幼丧父,几十年来历经坎坷,如今年过六旬,又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一时心酸,流下了热泪。为安慰老母,大师便唱起了他孩童时期唱过的“二十四孝”歌,顿使老母转悲为喜。大师就是这样侍奉老母,直到老母痊愈。我亲临目睹此事,感受颇深,至今记忆犹新。由于马礼堂大师夫妇对其老母精心奉养,生活上调理得当,故使其老母获九十六岁之寿考。

      马礼堂大师不仅爱国孝亲,在教育子女方面也是严格要求,辛勤培养。由于大师教子有方,使其子女均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其长子马希文,自幼聪颖超群,深受著名数学家华罗庚赏识,14岁便考入北京大学,成为当时北京大学年龄最小的学生,后任北京大学教授,曾经与我国著名数学家陈景润、钱学森等一起从事科研工作,后又受美国斯坦福大学邀请,去美国工作,在数学界颇有建树,为祖国增光。次子马幼周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后调入铁道部某研究所,任高级工程师,潜心科研,成果累累。三子马少周,大学毕业后,曾分配到东北担任领导工作,后来调回北京某单位任高级工程师。小女马栩周退休后更是直接的传承了马老的养气功事业。由此可以看出马礼堂大师一生忠孝为本,治家有方,可谓后人学习的典范,效法的楷模。

                           修德育才       诲人不倦

        马礼堂大师以其精湛的医术闻名乡里,经其诊治过的患者,无不佩服其医技之高超,所以,登门求学拜师者,大有人在。马礼堂大师治学严谨,对学生严格要求,一丝不苟。他要求学生学医之前,首先要修德,培养浩然正气,要有一颗善良的心,要时刻牢记“医乃仁术”这一古训,只有这样,才能做一名合格的医生。他老人家还经常对我们讲古人之训,“不为良相,则为良医”,认为做一名好医生与当一名好领导同样重要,都是为人民谋幸福。教育我们这些学生要热爱集体,化私为公,多做好事。每天除了给我们讲解中医、针灸、气功以及文史等知识外,还给我们留品行作业,或帮助五保户做好事,或看护生产队的庄稼,或参加义务劳动,或帮助父母做家务活等等,总之是要我们做一些有益于他人的事情,晚上还要向大师交“作业”。大师对于学生所犯错误,严厉批评,马上纠正,从不姑息。

       马礼堂大师的高尚品德,还表现在他那辛勤育人、诲人不倦的精神。他在给学生讲课时,讲解细致,非常认真。由于有些医古文比较难懂,他就逐字逐句,译成白话,详细地给我们讲解,并且还要重复几次,直到我们完全理解为止。对学生提出的问题,认真解答,百问不烦。大师白天劳累一天,晚上要抓紧时间给我们讲课,从不厌倦。对学习差的同学提出的问题,甚至是重复过几次的问题,依然认真解答,直到使学生完全弄通弄懂为止。他还引用孔子所言“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者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来鼓励后进学生。大师常对我们讲,为人师表要学习孔子那种“学而不厌,诲而不倦”的精神,这样才能培养出好的学生。一次,有位学生对于阴阳的概念不太明白,马礼堂大师给他讲解过三次,还是不太清楚,又去向大师请教,当时大师正在吃饭,马上放下饭碗给他讲解,并用碗里的玉米粥做了比喻,大师指出:玉米面为阳,水为阴,玉米面(阳)加水(阴)而为粥;有形的粥为阴,无形的热为阳,粥(阴)加热(阳)则粥熟而能食,无任何一方都不能成为可食之粥。比喻何等恰当而切合实际。终于使这位学生理解了阴阳这一抽象概念。

       在医术方面,马礼堂大师对我们更是严格要求,要求我们对技术要精益求精,要做到临床辨证能灵活运用,不仅要精通医理,更要注重实践,人体十四条经脉熟如指上观纹,三百六十一穴精如掌上观星,尤其是对于一些常用腧穴和要穴,更要熟之又熟,精之又精。诊疗疾病要严肃认真,视患者如亲人,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名良医。他老人家经常告诫我们说:“医生手上系着人命,稍有疏忽,人命关天,不可不慎思之。治病时要如履薄冰,如待贵人,专心致志,这样才能提高疗效,避免医疗事故。”对于一些常用穴位和要穴、大穴,大师先让我们在自己身上试针,体会针感反应,以便于治疗患者时能够准确取穴,提高疗效。大师几乎每天都督导我们要勤于练功,培育真气,提高指力,以便在给患者做针灸治疗时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欣逢盛世,我们这些追随马礼堂大师多年的学生们都有了用武之地,为着人民的健康和祖国的建设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更值得庆幸的是马礼堂大师和牛席卿夫妇所创编的造福人民的养气功,后继有人,我们马家后人以及马礼堂大师的诸多爱徒、一些养气功受益者正在为了弘扬马礼堂养气功,造福人民,而不懈地努力着,大师在天之灵必会因此而深感祭慰。(马孟昌撰文)

                             摘自《气功与科学》一九九三年第五期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